半月譚 2019/20

為促進校內國學與漢學交流,饒宗頤國學院專門開展「半月譚」活動,每半月邀請一位本校或校外國學與漢學專家分享其獨特見解。歡迎有興趣者報名參加。

第一場
日期:2019年9月20日(星期五)
時間:上午11:00-12:00
地點:固庵丈室(九龍塘聯福道34號逸夫行政樓7樓饒宗頤國學院707C室)
講者:費樂仁教授(Lauren Pfister,香港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榮譽教授)
語言:普通話
題目:儒家傳統多元化的現在學術意義:以皮錫瑞(1850-1908)的今文學派思想談起
摘要:
現代儒學/儒家/儒教研究的傾向,有的時候學者以「儒家傳統」為一體,就是說,因為儒學/儒家/儒教在不同時代中作為主流傳統,學者提到所謂的儒家傳統是好像透過二千年的發展或者歷史經驗還是一個基本上沒有矛盾的文化學術傳統。然而,在皮錫瑞的 《經學歷史》中儒教傳統中經學的十個時代顯然表明出儒家傳統的多元性或多元化。這就是說,為了瞭解儒家傳統自己的多元化,現代學者要清楚不同概念,不同經文,不同功夫,不同解經方法,不同詮釋思想系統,來表示他們自己所肯定的儒家傳統。皮錫瑞自己的今文傳統是一個重要的例子,因為在清末年的康有為,梁啟超,譚嗣同等儒家亦依靠內閣傳統來促進儒教改革思想。敝人想提出另外其他兩個例子來表明其現代學術意義: 馮友蘭的「新理學」傳統與安樂哲(Roger T. Ames)及赫大衛(David Hall)把現代世俗化地解釋《中庸》的現象。

第二場
日期:2019年10月25日(星期五)
時間:上午11:00-12:00
地點:固庵丈室(國學院小會議室707C室)地點:固庵丈室(九龍塘聯福道34號逸夫行政樓7樓饒宗頤國學院707C室)
講者:葛覺智博士(Yegor Grebnev,南方科技大學人文社會科學榮譽學會青年會士)
語言:英語
題目:Did Sima Qian write the Shiji to fulfil his father’s last will?(論司馬遷著《史記》的目的是否為實現父親的遺志)
大要(王雪婷記錄):
本次講題,葛博士圍繞中國第壹部紀傳體通史《史記》的作者司馬遷是否秉承父親的遺志完成史著來入手,並認為司馬談的臨終遺囑是司馬遷文學構想的產物。葛博士提出,如果把《史記》和司馬遷所引用《逸周書Ÿ度邑》的相關段落仔細對讀的話便可知道該遺囑場面確實純屬虛構。其實,司馬遷自己也從來不力圖掩蓋這一事實。相反的,屬實和虛構的敘事在《史記》裡分得很清楚。
整場演講提出了幾個基本討論面向:
一、 司馬遷和周公旦的相似之處。
二、 司馬遷自比堯舜等人的依據。
三、 《報仁安書》的作者問題。
葛博士以「我們對司馬遷的瞭解」這一問題入手,引入司馬遷的《太史公自序》,葛博士認為在司馬遷之前,《書序》、《詩序》以及《周書序》採用的是順序大綱 (sequential outline) +作者評論 (authorial commentary) 的方式撰寫的,但在司馬遷之後,如:《蘭亭序》、《古史辨自序》就變成了只採用作者評論(authorial commentary)的書寫方式。如:《周書序》的順序大綱是「武王平商,維定保天下,規擬伊雒,作度邑。」而在《周書‧度邑》篇中:「武王問太公曰:『吾將因有夏之居,南望過于三塗,北瞻望于有河。』」一句便是臣瓚的評論。
另外,葛博士指出:用司馬遷的「耕牧河山之陽」、「厄于鄱、薛、彭城」分別與「舜耕於歷山之陰」、「孔子厄于陳蔡之間」做比,說明司馬遷可與聖人比肩。

通過《史記》和《度邑》的互文的具體例子分析,葛博士認為,司馬遷成功達成另外一個目標,通過虛構自己接受父親司馬談臨死前的遺囑——完成修史之事,把自己和周公的角色連接起來,譬如《度邑》是按照武王臨死的訓令而完成周朝東都洛邑的修建。該譬喻不僅使司馬遷的名譽相當於周公,同時也把他的文學著作和周朝聖都相提並論。

Top